[ 图 ] 写诗很不容易

写诗很不容易 说真的写诗很不容易,书上说的灵感未必每时都有,一挥而就也仿佛雨夜望月,是极其偶然的事。平素的创作虽非闭门造车,冥思苦想中夜静天晓可谓稀松平常。当今愿发诗稿或有一定篇幅留给诗稿的园地不是很多,累得万千诗人往少得可怜的独木桥上瞎挤,这一层苦痛常人不都可能理喻。做诗人更是了不起的选择,不仅要以比常人破碎十倍乃至百倍的心去生活、去体验未知,而且还得处处装出与平凡人生的诸多不同,似乎非异样的包装就会让人怀疑其货的成水。人品诗品暂且不论,想要做“专门的人”或是“专门的诗人”注定都活该受罪。

阅读全文 11,241 °

如何写作

如何写作 多数人对待写作都和我一样,发表的目的并非看中名利,而是希望得到公众的认可。我原是写诗的,最开始写古体诗,在现代文明中苦苦挣扎于与尘世不相协律的语言环境,曲高了和者岂能不寡?几年的辛苦就只能勉强局限于极少数迂公之间的书函传阅。有一天浑然翻悟,改从现代技法,而且脱胎换骨地排在所谓先锋派的前列,新体诗给过我短暂的辉煌,也曾因之面带羞惭地接过了别人手头的一点润资,从此认定要不就在这棵树上吊死算了。无奈有一天身旁有人拘谨地相告,说大作拜读了许多遍但没悟透,继而更多远近的朋友坦诚地登门或来函求教“理解现代诗也有诀窍吗?”这时的寒彻已不是我所能承受的了。

阅读全文 968 °

和自己说好

和自己说好 后来,或多或少有点文章羞涩地见诸报端,有很多人同我分享创作时的冲动,方认识到发表的愉悦远比创作时要令人心旷神怡得多。创作完成恰似孕妇分娩时那种短暂轻松,而发表则如长子发达后风光归来,虽也有可能随身带回些不谙尘俗,精神上的寄托也便有了归宿。所不同的是游子迟早总要归来,而投稿则多半会泥牛入海,即便偶得一见,也难料会面目全非,不敢贸然认领。

阅读全文 909 °

想写点什么

想写点什么 业余时间总喜欢写点东西,这已经是十余年来的习惯了。开始时并不为了别的,名呀利呀什么的都只是水月镜花,看得到却得不到,因此也就不怎么渴望。明知是咫尺天涯的东西渴望了又有什么用呢,再说茶余饭后坐下来写点东西,诚如别人玩牌搓麻将一样,仅是一种消磨,养成习惯,等人候车或是其它非耐着性子空耗不可的寂寞时光便可以用来构思。多余的时间被思绪挤满了,自自然然也就觉得充实,感到一天到晚时时都没有虚度。

阅读全文 1,722 °

Back to Top